鸣于九皋

Long live the king

*雷卡

*霍比特人裡的一个场景,神射手巴德杀恶龙的那个,觉得意外适合兄弟組就套了上来……就取个意境(。





——他将那隻铁矢抵在我右肩上的时候,我忍不住颤抖起来。我的灵魂也好像分成了两半,一半漂浮在火海之上,不受灾难所阻,而另一半的我哀伤且恐惧,嵴椎骨发寒,双足因死亡的重量而发软。一个我俯瞰着另一个我,高声嘲讽。大火是像血一样的颜色,整个世界摇晃起来,今天早晨我换上一件灰色背心,我兄长十岁的时候穿它,已经嫌小了,现在我十三岁了,它的折边还能耷垂到我的大腿上。那隻巨龙就在我的背后,我听见它挥翅的声音,就像一阵飓风,吹落泥草土石,还有我,淼小枯瘪的我。我感觉龙嘴的热气将要烫穿毛线,再烫穿我的心脏。钟塔下的运河要被烧乾了,红宝石及黄金酒杯会从淤泥裡冒出,再被火焰拥成灰烬。我身后有恶龙,强大,危险,腹部裡有融化的千斤黄金,振翅飞翔。龙眼是琥珀的颜色,瞳孔如织布机上的纺锤,琥珀裡是燃烧的城市。我曾经幻想我能为他对抗千军万马,但我忽略了肉身,我忘了恐惧。塔楼基座岌岌可危,左脚下的木樑唧唧作响,我想迫使自己看起来无所畏惧,却突然窘迫得不能呼吸了。他扯坏了自己的弓,把弦绑到铁射臺的两端,预备射杀,我面向他,肩上架着他的箭矢。十二年来,第一次,我终于能替他分担重轭。我应当满心喜悦,此时却几乎要哭了出来,死亡太沉,火焰太烫,我羞愧得想在他面前死去,却又在灾厄前颤抖着,渴望生存。我以为我的兄长会喝斥我,鞭趋我的怯懦,而我会永远地容许他的斥骂,就如我甘心饮他烈怒的杯子。




风声和蒸气呼啸,耳膜像是被割裂了一般破碎,我怔怔地抬头起来,却看见他在向我说话,他嘴唇一开一合地,双颊布着漆黑污痕,我以为他蹙着眉头,要不然就是狠戾地微笑着,然而那裡甚麽也没有,他不喜亦不惧。弓弦被他拉满如满月,巨龙在他前,恶兽于我后,这时候他向我说话了。面目平和,有如晴空下的湖泊之心。他说:卡米尔,你看着我。






——我兄长的眼睛是紫色,紫碧玺一样的颜色,像暴风雨前的咆哮苍穹,它那麽沉,火光有它千倍耀眼,它却成了火裡的一盏灯。飞矢疾射而出,划破暴风,他的箭贯穿龙心。我的兄长跨越断桥,营救我,拥抱我,我知道他为我而来。他是英雄。他再次斩杀了恶龙,他是河谷镇三百年的传说,但在那刻他已经成了我永恒的君王。

评论(8)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