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fanático

*试图模仿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风格

伊梅尔达·李维拉的家族做鞋子的生意,但埃克特是在卖香料的摊子前第一次遇见她的,和皮鞋没有一点关系。当时伊梅尔达只有十七岁,穿着一条紫色的绸缎裙子,地板上都是宰杀畜生过后的残渣,前几小时下了雨,伊梅达尔一边提着裙摆,一边蹙着眉头把装着茴香的瓶子扔进提蓝里。这时候她漫不经心地抬头。埃克特只记得她有一双杏核眼睛。她走路的样子像女皇一样骄傲。这些细节成了一场轰烈爱情的开端。埃克特在弹琴的时候会想起她,梦里也出现了她的影子,伴随着茴香的气味。埃克特那时候还不敢正大光明地到伊梅达尔家门外倾诉爱意,但他仍旧躲在二十公尺外的栀子花丛里弹了一个月的吉他,直到他母亲也开始烦腻起他身上这种过于浓郁的香气。埃克特穷尽一生都热爱音乐及伊梅达尔,两者不可分离,但在四六年那场节日晚会前,埃克特曾经自私地希望鞋匠的女儿伊美达尔·李维拉不会唱歌,或着像名门淑女一样厌恶流行歌手,这样他才不会崇拜她到要死去的地步。而在伊梅达尔开口之前,埃克特也没有预料到她奇特的声音会那么沙哑火热,他想象中的她要再冷漠三分,再细腻半点,没这么滚烫,没这么果决,没这么放荡。但当时臺下的埃克特在一阵热病似的震颤中几乎拿不住吉他,接着他的灵魂的确不可收拾地为她燃烧起来,为着伊梅达尔·黎维亚燃烧。他为她弹琴,为她歌唱,为她鬓角别上两朵玫瑰,伊梅达尔只在婴儿入睡后馈赠他一支探戈和一双皮靴。时时刻刻,埃克特发现自己都能为爱死去,但他此时早已无惧死亡。

评论(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