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赌城式恋爱






年少无知的那段日子里,我们日日在浑水中争锋相对,池水色泽昏暗而不洁,漩涡裡有死鱼和吗啡糖的气息。他被我按倒在地上,T恤高高地掀了起来,露出他白云母一样的腹部皮肤,布匹似也随着呼吸起伏,他营养不良,我摸得到他七根肋骨,它们是建构他悖逆的身体顽固枝干,我暗地数数。他翻起来,狠力朝我鼻樑又揍了一拳。临去当夜我们筋疲力竭,50瓦灯泡玻璃碎了一地,家裡再也没有光亮了,黑暗从灵魂内部满溢而出,淹没了我们。他冲我没心没肝地笑出声,抓起我流血的手指,贴到他被我打裂了的嘴唇上,使我不知所措。那双唇既肿又烫,像丝绸化的火。我从来就没有忘过他血水裡窜流的香菸和麻药味道,也没有忘记我蜷缩在地毯上,泪水横着爬行,使得耳梢湿润,肮髒的地毯吞吃了它。就在那些最绝望的时候,我曾经捧起他受伤的脸颊义无反顾地吻过他。对他说:我爱你。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