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不成活






那天他回頭朝我瞥了一眼,无心不插柳,却有种骄傲,像在望一隻髒兮兮的野狗,一种无言的恣睢。他像小孩子一样单手撑着腮,眼睛是冰蓝色的,像极北的白令海。我听见海水咆啸,裹了层糖霜的浪潮拍击着灰色岩石,大雾瀰漫,水气浸润了鲜红色肺部,我全身都湿透了,我的外衣、割了一千次的手腕、绷带。我的慾望、我的灵魂。

我咬碎了食指指甲,痛觉也被浸没,我在水中只想我要疯魔不成活。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