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因我信他将获永生


他说:卡米尔,现在就闭上眼睛。不要看。没甚麽。那只是一隻蛆虫和一万隻黑蝶,泫然欲泣的烂去眼眶,白色的肿胀蛆虫在裡头缓缓蠕动,体液沾满腐肉,黏黏稠稠——听好了,这就是世界的样子。他庄严地向我说话了,他的声音与空气擦撞出火星子。我看不见他,但我信他。我们就在加利利海的渔船上。听好了,听好了。银白闪电劈开花岗岩雕塑,恆星爆炸海洋横落,一切的一切都要终结,尘归尘,土归土,虚空的虚空。传道人在摄氏三百六十七度裡唱末日歌。蓝色流星掉进皇宫,大火烧了三百年没有熄灭。我们逃走吧。他很傲慢地宣告,就像个王,我永生的王。我的兄长是疯子,他说,我们要坠落了,卡米尔,你不要看。我掌心贴紧他血肉上,随他前行。而就算我们到了地狱火烧枯我的骨骼我也绝不睁眼,除非他让我看他的眼睛。

评论(14)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