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月光里的鱼









雷那天在俱樂部裡喝到酩酊大醉。他把口袋裏的英镑揉得稀巴烂,代表真理鄙视金钱,诺曼到场的时候就听着他口齿不清地胡说八道:嗳,是的,好的。好,我有听到。他这样应声,边把雷从长座沙发上抱起来,将青年从血池一样的腥红里救出。雷被他带上马车,街道的圆石头都生苔,马车轮子颠了又颠,雷的额头磕到窗框子,于是眉头紧蹙,晕乎乎地醒来了。他眨眨眼睛发现诺曼在对座看他。夜深如水,窗外伦敦的月亮已经升起来了 ,月亮是金色的湖泊陷阱,玉盘子里有头颅。诺曼竖起一根手指头向雷笑,他说,啊,雷,你可不要再说话了呀。雷没听话,扳着诺曼的手,探出上身蛮横无理地寻他的嘴唇,像撕开一本百科全书寻找真理。最后他们安静地接吻了。马车还在走,他们都是被月光網住了的魚。

评论(1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