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他领我私奔上大船又上火车,到了光华闪耀亚特兰大。他吻我的手背和肚腹上的花形刺青,没抽完的劣质雪茄扔在梳妆台,我老爹告訴過我他体内住着恶魔,当他翻过我的身体时我像他的其它女孩一样娇笑又喘息,然而我心仍属加勒比海上漂泊哈瓦那。”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