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繁花圣母


帕洛斯在七岁那年知道了心脏在胸膛左边,刺下去,杀人很容易。他垃圾桶裡捡来的刀子是自渎者湿热掌间的权杖,是插满玻璃花瓶的挺立百合花。他感觉他在房间里杀死的老东西存在他的内裡,和血液溷杂在一起,在血管间奔流,从毛孔洩出,他的嘴巴会吐出老人粉红色的舌头,他的生命在他体内,帕洛斯自己的身体则像烂掉的桃子一样鼓胀,馥郁汁液喷涌而出,像坟花从死人堆上长出来。小孩子帕洛斯蜷曲着身体撒谎,他对自己说:喔,你一点事情也没有。你不孤单。你有钱了。你活着。他牙齿喀啦喀啦响,把食指放进嘴巴裡,涎液和污垢血水作糖浆,具安定效果。他哆哆嗦嗦掏出口袋里的纸钞数:一、二、三。一、二、三。大理石膝盖窝下窜过一隻大老鼠,帕洛斯没感觉,一朵狂喜的灰云自水沟升起,他颤抖着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去吻甚麽东西,他趴下半身探寻,小巷地板湿湿黏黏,沾水的烂泥和稻草屑。但小帕洛斯孑孓一人,甚麽也没有,最后他只好万分热情地亲吻自己的影子。帕洛斯的影子会爱他的罪孽和他,以及他体内的灿烂繁花。

评论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