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我可以弃绝百川也弃绝海;捨了额上一点模煳朱砂痣,捨了牆上一抹清浅白月光;人情冷暖,童年泡影,柜中妖魔。再来,再来,弃了成山之金钞银箔,弃了万世之功名利禄,弃了世人之觳悚称颂。我终成庸俗白骨,我欺瞒,我坠落,我来不及为自己唱出一首哀歌,只来得及握住你的手。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