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弃于祝融

*雷帕

雷狮在那天过后的十五号的晚上,睡眠里不断出现某个意象: 帕洛斯站在大火的正前方,熊熊烈火几乎要触到他的髮梢,染色的穹苍彷彿就压在他的肩上,那个骗子突然变得好小好小,似乎回到母腹之初。那双金眼睛闪烁得不可思议,火都不见它的一半疯狂。那个时候雷狮发现帕洛斯竟然无措地哭了,他流了眼泪,在大火前苍白地习惯性地微笑,楚楚可怜又贪婪至极,角度因为发抖而弔诡扭曲。他说:老大,我怕死啊。雷狮早就醒了,那句话还在梦境深处迴响,穿梭,乞讨。但雷狮已经把帕洛斯推入了火裡。他向他畏惧的死亡永恆坠落。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