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夜莺已三春不啼

*拉碧斯×黑水晶
*现代背景,拉碧斯设为女性。

他已经三个春天没有梦见拉碧斯。但今夜浮想诡谲。他在一个大房间里,天花板铺棕色壁纸。拉碧斯坐在扶手木椅上,丧礼黑裙和旧式的蕾丝长手套,手掌交叠摆在膝头,上头还放着一顶宽沿帽。帽缘也别着黑纱。温暖深色的鲜血从她脖子的缺口狂溅上棕色天花板*,如同喷泉,而他双手上就捧着她的头颅,接着天地刹间晕眩倒置,他跨越了幽冥夜河,却发现拉碧斯正用一个白玉盘子捧着他的头颅看他,她仰着头,还是穿黑色丧服,这点没变,却悖德地擦上了口红。石榴红色。她以一种老式的平静开口说,啊,卡尔恩戈姆,你也想我了呀。卡尔恩戈姆回答她:我不会去想念死人。你已经死了。那台轿车里的人杀了你。拉碧斯像生前一样眨了眨眼睛,然后她露出那个微笑来,她的眼睛是青蓝色。她说,那你怎麽哭了呢。此时卡尔恩戈姆霍地醒来了,窗外钟敲三下,夜莺啼血,此时已是半夜三点。而他蹙起眉头,手掌恶狠狠抹过自己的脸庞,竟是发现溽湿一片。

*形容有参考斯蒂芬·金《四季》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