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关于一个影子的童话

  *影射文豪野犬中原中也和污浊了的悲伤
   *有模仿王尔德《渔夫和他的灵魂》

我从九岁就知道我那暗阗阗的影子是特别的,它跟着我移动,我去树林子里玩的时候,它也去了,我们玩过几次捉迷藏,却没有一次能抓到它。它融入了魑魅魍魉妖魔鬼怪之中,斑驳的树影洒在坟茔上方,阴森冰冷,拉丁十字架上没有耶稣,我却不怕遭害,因为它与我同在。它爱我,虽然它不曾亲吻我。我晓得。有一次晚上,村裡遭了可怖的天灾,多数人家的木头屋顶整个都塌了下来,刷啦啦一声嗑破脑袋瓜子,地上留着血,白色像牛奶的脑浆,还有眼泪,只有我一个孩子没有醒来,他们说那天早晨他们看到我蜷在那裡睡着,所有掉下来的木头都摆在旁边,纵纵横横地叠好,地像一个堡垒,或王座,整齐的漂亮的,尖角没有一丝一毫碰到我的身体上。但我的父母都凄惨地死了,木杆穿过他们的头颅。是我的影子做的工,我的脚尖看见它的微笑,它保护了我。但有人告诉我,我的影子是不善的,是恶魔祭坛上的魔物,原先关在所罗门王深海的金锁裡头,又逃了出来。展开迷雾,飞越黑门山,到我身边。村裡人要杀我,除非我赶走我的影子。我毫无办法,只好去找了石窟的女巫,她给了我一把蛇皮包着的匕首,叫我背对着月光,把影子割下来,这样它就会离开我了。

   那个夜晚我的确这麽做了,我的影子站在我面前,孤伶伶的,浑身漆黑,我问它:我们还能再见面吗?它说:当然呀,我们还会见面的。不过我们跳支舞吧,因为我要走了。它的舞步十分优雅,像无声落地的嘲鸫,还有死去的蝴蝶坠到凡间的空气裡,我头一次察觉它是这样地哀伤。跳舞的时候我不小心碰到它的脸,冰冰凉凉,好像大理石凋的眼泪,我的手发现它哭了,但我的眼睛从来也不知道。我又问我的影子:你为什麽难过呢?它则说:没有啊,我的孩子,为你我一直是很高兴的。我只是好冷啊。今夜太冷了。然后它紧紧地拦住我的腰身,我的肌肤被湿冷的阴影缠绕,它彷彿很害怕的样子,因为今夜的月亮太白了,像痲疯病人,并不吉利,而且带着死亡的悲伤。它贴着我的耳朵说话,温柔地拽紧着我的手,它的手像是死去乌鸦的爪,带着一种奇怪的、亦喜亦悲的颤抖,不断地说:来吧,我们快点,快点,时间不多了。然后我们开始旋转,脚尖离开了哺乳之大地,刹间它的舞蹈变得弔诡而瑰丽起来,就算是莎乐美临终前,她嘶叫的骨髓裡也找不着这样疯狂的爱意。

而到了月落的时候,我的影子就真的离开了。直到五年后我再看见它。那时我已成了勇士及英雄,但它在世上游荡了五个年头,作恶放荡,罪不可赦,早就变成了没有心的怪物了。我不得再度用那柄蛇皮匕首杀死它,同样是在黑暗里,却没有月光了,我甚麽也看不到,我的手没有碰到它的脸上,白铁刀尖一迳沉默,我的脚尖像童年时一样触到了它的微笑,但同时它是不是也哭了,这世上谁也不知道。毕竟它已经没有心了啊。一个没有心的影子是爱不了人的。

评论(20)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