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Winter


*陀直

     我是在一个大雪的日子遇见那个女孩子的。世界尽白,一层薄得不到一釐米的新雪扑在她身上,她睡着了。我当时乘在马车上,救了她。她身体虚弱单薄,却常娇媚且快活地笑,无缘无故,好像她总看见满树南国杏花。她眼下有痣,眼睛是两泉生于春色而更胜春色的桃花潭,魔窟奇境,深黑深黑的甜水溢出。列沃奇卡劝我趁早让她离开吧,她对我不好。我说:没关系,她时间不长,这样的女子是活不久的。而她的确就在今年的冬天死了。我想也许夏天人们就会忘记她。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