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斯卡布罗集市

*安雷

那个午后万里蔚蓝,我到战场上捡那些死去士兵的东西,他们的财物,他们胸前口袋里情人的相片、镶有鑽石的项鍊。有个人叫住我这个可鄙的贼。他是个士官,惊人地年轻,脸如果去掉了血应该是十分好看的,他的军装残破,剑尖断裂,声音微弱沙哑。死神的阴影出现在他惨白的嘴唇上。他叫住我,是想对我说他的口袋里还有两个金币,以及一束乾燥的花朵。他的遗物全可以给我,但请我替他将那束花还给一个人。说完,他就在我面前死了。那刹那我心生同情,因为他的礼貌和恳切,他的英年早逝。我帮他挖了一座小坟,使他不至曝尸荒野。他叫甚麽名字呢?我不知道,他只对我说:请到斯卡布罗市集吧。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行路,带着乾枯的花束,餐风露宿,梦裡不停看见那个年轻士官澄澈的碧绿色眼睛,我从没见过那样哀戚而平静的样子。有人告诉我,这些花是欧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一个铁匠的学徒曾经种这些花。再两个月后,我拿着花束找到了那个人,当时已经是冬天了。我们在打铁炉红色的烈火旁说话,他像那个死去的人一般年轻,也很漂亮,紫色如暴风雨的眼睛。我想他们之间或许有甚麽秘密。他虽然是个学徒,举手间却有旧贵族的倨傲影子,他看了我很久,最后沉默地接过了那束花,神态甚至可以说是冷漠。我问他那个士官的名字,他说,那个人叫安迷修。然后他一抬手,便把那束乾燥花扔进火里了。店铺外已经是深浓夜色。我一瞬间有股冲动,想将手探进烈火中拾回那束花,实际上是不可能了,花束早已灰飞烟灭。我不可思议地问他——为什麽要丢呢,他是你很重要的人吧——然而他手环着胸,只安静地看火,这时别过来瞥了我一眼,速速地,说,反正他也不会回来了。这时候他孤寂的样子与战场上临终的年轻士官重合了,我开始相信他们曾经相爱,也永远不会忘记火光窜上他眼珠表面的样子。

评论(10)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