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我对他漫无目的地吐苦水,我在宇宙七十亿年没见过一点上好光景,都是醜的,愚蠢的,无益的,他此时终于认真地过来看我了,说怎么会呢。眼睛里时流潺潺流动,发出了沙沙声响,沉澱的砂金闪闪发亮,一剎那又入了海流,无影无踪,涅槃昇华,入伽蓝之境。我一夕百年只承认这个少年。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