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昨晚我梦见家裡后院那颗桃树开得夭夭灼灼,我们踏过湿漉漉的淤泥小径,有人用食指掐下一段枝条凑到鼻前,然后漫不经心地笑,也忘了该递给我闻香。如今他长征万里金戈铁马去,我愿他纵横沙场杀敌无数,苍穹当他的眼,破阵东风拂他鸦发,把酒持剑,意气风发。我昨晚梦见他了。我愿他当轻狂遊子一日看尽长安花,花露与酒,嘻笑怒骂,半生归来仍是少年郎。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