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安迷修那天是徒步走去大教堂的,雨落在他的斗篷上令他浑身发冷,圣徒石雕像的眼睛满布白翳,地上一群被砒霜毒死了的乌鸦,羽毛如烂泥。少年安迷修闻到所有荣誉的不荣誉的罪恶的不罪恶的尸体都散发的浓烈恶臭。他瞬间胆怯了,简直不敢睁开眼睛,牙齿喀哒卡达地打起颤来,他踉踉跄跄像放荡之人喝醉了酒,感觉天旋地转。啊,上神啊。上神啊。上神啊。他发着寒颤把那颗头颅从杆尖上扯下来揣进兜里,苍蝇嗡嗡地环绕。安迷修回了城堡房间锁上门再拿出他师父头颅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可以忍耐,但看第一眼他就呕了出来,然后对着那颗头他开始哭,夹杂著悲哀和恶心,他感觉到了仇恨,如火,灼灼烧穿他的灵魂,所以他嘶吼了,又尖叫,歇斯底里。当夜安迷修对着一颗头颅哭到喉咙撕裂了声音喑哑了,被雨水淋溼的少年人身体发起高热。他蜷缩著入眠。学堂里来的骑士道忠诚优雅正义变成蛇皮从安迷修瘦骨嶙峋的背上滑落,而他褪了皮的眼睛是漂亮的湖水一样的岫绿色,没有人晓得里头沉了一颗被乌鸦啄烂的腐臭的头颅。

评论(3)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