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宝石之国帕露

他弯下腰拿起那个公事包前回头看我,笑得柔煦如火但毫无血色,彷彿他缺了一个极端重要的器官,而我一时间却诊断不出来那是甚麽,我为此暗地懊恼,而他的微笑有悲悯的意味。他问我这次等不等他呀。我回答,这有甚麽好说呢。当时我吃着一颗石榴果,昨晚我熬夜了,这是我的早餐。下次我看见他的时候他身上多了血窟窿,我是个医生,以金属剖开尘土血肉。但摇晃破碎的瞬间里我以为帕帕拉恰的肉体是玉做的,肋骨为象牙,一座惨白森林,眼珠和头髮为珊瑚永恆骸骨,然后我的针线刀械必须丢弃在旁,它们亵渎了奇蹟,是对上神爱物的不敬。我只需要把手心上丰满醡裂的番石榴填进他躯体的洞窟裡,某个黄昏他便可再活过来。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