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我寧可相信夏日。我要活在那里,不必插科打诨故作欢笑,我只要站着,活着,空气便会替我的喜悦震颤,豔阳下的氢原子正在猛烈摇晃,骤下的暴雨可盛在眼框里,颂赞美好之夏日,我仿佛看见了咆哮的形体,雨水及斗大的冰雹,还有光。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