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我跟你說,昨晚下起了漫天大雪,我走回家的路上它们盖过我的头顶,我听到霓虹灯管霹雳啪啦地裂开,我被这加冕害得死去活来,冰冷雪水呛进我的肺里,在细胞里再度结冻了,至今还苍白地硬着呢。但你眼里却是桃花源千尺深渊,潭里一只丹顶鹤仰头鸣啸,悠悠上达云霄天界,你笑得好看极了,像垂柳那么柔,你开口,嘴唇色泽如同樱花,昨晚在异国的十二点钟开放,说,你只见南方一片盎然春色。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