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于九皋

Quis es tu?

*黑白安。


骑士先生的梦里有一大片草原,广邈得不可思议,巨大灿烂的太阳悬在天空上,像传说一般动也不动,彷佛刻意停在了某个辉煌的时刻,莫约两点半钟方向。他驯服的双剑在剑鞘裡沉睡,他的金属的盔甲光泽闪耀,不可逼视,有如远山之秘银。他的正义毫无瑕疵。他因他人的苦难而感同身受,所以他斩除他们,如斩断蛇信,这是不需要犹豫的,不需片刻犹豫——安迷修如此告诫自己。然后,太阳还是两点半钟的方向,草原却嘈杂起来了,没有一个生灵移动,声音从地底升起,如带来恶耗的飞鸟信史,一大群,黑鸦鸦的,牠们翅膀的阴影并没有遮蔽骑士的梦境,只带来了一个人,他也是他,浸抹过鲜血及承诺,骑士先生的气息中有五分俊朗,一分骄傲,三分温柔,一分幽暗,而那幽暗成了禁忌,乌鸦们从所罗门王的金牢裡飞来,将它带到骑士面前。安迷修彷彿看见了自己的双生,他应该要拥抱他,但他的利剑出鞘,刺入了他的胸膛,好比迅雷疾风,安迷修回神过来,只发现自己满手满掌的鲜血,汩汩从指尖流下,他不动声色,却在那刻从骨髓开始发冷:他毫无悔意。但他的双生犯了甚麽罪呢?骑士又凭着甚麽审判他呢?




“您是谁?”



那个人黑髮红眼,面容清朗,身着精金之盔甲,骑士的剑早就穿透了他的身体,从胸膛到背心,血如泉涌。他该倒下的,像世上所有的罪人,尘归尘,土归土,归于虚无。但他没有。他仍然站立,手握上了他刺入他体肉的剑,双开锋的剑刃割破他的肌肤,他却疯狂得不在乎,只向着骑士先生优雅地微笑,一次次地吐出他们的名字,像是讽刺,最后一个字彙的振动擦过上颚,嘶嘶作响的调调,像隻蛇: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









——是的,是他使得骑士的梦变成禁忌了,窥探者被三头犬诅咒:必不得好死,婴孩要因母亲的慈爱破碎而哭,那些梦和那个人都该被泥土掩埋,加上所罗门王的七次封印、麦基洗得的六百六十六次祝祷,十三次高举圣杯过顶,裡头承装着悖德的佝偻玫瑰,骑士的衣上也别了一朵,但他是以忠诚栽种它的,它来自他荣誉的花园,而不是从一个君王被斩首的头颅上採下。

评论
热度(59)